法院支持爱心人士监护,“野娃儿”开心了

发布时间:2024-05-22 07:46:23 来源: sp20240522

  □ 本报记者   战海峰

  □ 本报通讯员 魏久江 边俊铭

  “叔叔阿姨好,请到屋里坐。”小新看到家里来客人了,高兴地招呼着。

  “小新真懂事,长高了,也壮实啦。”冉桂华的笑容里饱含欣慰。

  近日,重庆市开州区人民法院联合区检察院、团区委、区妇联共同回访法院为困境儿童小新指定监护人一案。该案由法院指定无亲属关系的社会爱心人士担任儿童监护人,为处于困境的儿童与爱心人士搭建了爱的桥梁。

  “野娃儿”命途多舛

  2014年10月,小新出生在开州区一户农村家庭。那年,小新妈妈23岁,爸爸51岁。小新爸妈没有领结婚证,这段年龄跨度28岁的“老夫少妻”没有持续多久,在小新不满一岁时,父母感情破裂,妈妈离家出走杳无音讯。小新一直跟随年长的爸爸生活。小新7岁时,相依为命的爸爸因病去世。

  “小新之前的童年生活是非常值得同情的。先是妈妈出走,后是辛苦拉扯他的爸爸去世,那以后就吃了上顿没下顿。小新都7岁了,还没有上过幼儿园。”小新原生活所在村委会的村支书回忆,村委会得知小新家庭情况后,多次进行慰问,并纳入低保范畴,政府也愿意让小新免费上学并解决生活费问题。但是,小新太小,不能独立生活,谁来长期监护看管他成了难题。

  小新暂时由同父异母的哥哥临时监护,但单身的哥哥在广东务工谋生,长期带着年幼的小新四处漂泊,居无定所;虽然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在小新出生前,姐姐就远嫁外省,也无力监护他。

  村民们常听小新称自己是没人要的“野娃儿”,他的性格越来越孤僻,不少热心村民也联系了社会爱心人士帮助小新。通过接触,一对唐氏夫妇与小新很投缘,相处得很好。经小新哥哥姐姐和村委会同意,唐氏夫妇从2022年3月将小新接到家中代为照护,共同生活。但因没有正规手续,小新还存在迁户和上学等困难。

  依法指定监护人

  2022年10月,唐氏夫妻向法院申请指定他们担任小新的监护人,检察院亦支持起诉。

  “困境儿童亲属申请担任监护人的案件很常见,由代表国家亲权的民政部门申请担任监护人的也很多,但无亲属关系的社会爱心人士申请担任监护人的,在全国极其少见。”该案承办法官开州区法院陈家法庭副庭长冉桂华说道。

  冉桂华介绍,“依据民法典的规定,父母是未成年子女的法定监护人。小新爸爸去世,自然丧失监护资格。经警方调查,小新妈妈离开后,已另组建家庭,并生育两子女,经济条件差,抚养小新较困难。且小新妈妈在小新不满周岁时便离家出走,怠于履行监护职责,已由法院撤销其监护资格。”

  那么,在法定监护人均不具备监护资格后,如何为小新指定监护人呢?冉桂华法官解答,指定监护人以最大利益保护未成年人为原则,需要综合考虑法律规定的监护顺序以及当事人的监护意愿和监护能力。

  民法典第二十七条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已经死亡或者没有监护能力的,由下列有监护能力的人按照顺序担任监护人:(一)祖父母、外祖父母;(二)兄、姐;(三)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组织,但是须经未成年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同意。

  该案中,小新的爷爷奶奶早已去世,外公外婆不愿监护,同父异母的哥哥姐姐无力监护,法律规定的前两项中没有合适的监护人。在此情况下,常见的由有亲属关系的其他个人或民政部门等代表国家亲权的组织申请担任监护人。爱心人士唐氏夫妻本无监护职责,却在小新深陷困境时,伸出援手,悉心照料,彰显了友善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扶危济困、“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令人敬佩。

  法院通过调查唐氏夫妻的社会信誉、健康状况、经济条件,以及与小新共同生活期间的情感关怀等情况,并征求小新和村委会等意见后,认为唐氏夫妻具备监护人资格,指定他们为小新的监护人,既能最有利于未成年人权益保护,又能充分肯定人间大爱,遂判决唐氏夫妻担任小新的监护人。

  跟踪回访护成长

  案子虽然审结了,但冉桂华心里一直想着“小新在新的家庭过得开心快乐吗?迁户、上学的困难都解决了吗?”冉桂华与庭长张森商议后,决定邀请检察院、共青团、妇联共同对案件进行回访,便有了文中开头的一幕。

  “感谢大家的关爱,小新的户口迁到我们家了。”唐氏夫妻激动地表示,小新上学的问题也已经解决了,就在旁边的中心小学读书,上学很方便。

  张森指着墙上贴着的奖状,喜不自禁地说:“大家看,我们的小新同学在学校也很受欢迎,都已经往家里带奖状了。”大家都欣然笑起来。

  “小新特别懂事,有礼貌,喜欢帮助别人,还是我们班的劳动委员。”小新的班主任老师介绍,小新刚上学那会儿有些内向,不怎么和同学交流,但经过一段时间熟悉和磨合后,他已经开始主动和老师同学打招呼,主动帮助同学,性格变得开朗起来。

  “冉叔叔、张叔叔,你们下次再来看我的时候,我家的墙上一定会有更多的奖状。”临别时小新和法官们拉着勾勾作出了约定。

  返程路上,冉桂华若有所思,复盘整个案件,小新的故事为破解困境儿童“养大易养好难”的难题启发了新思路:回归家,拥抱爱。

  开州区有50万在外务工人员,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的权益保护问题一直都是法院工作的重点。2023年,开州法院制定了“开心小渝儿”未成年人司法保护工作机制,践行“特殊、优先、全面、综合”的未成年人保护理念,努力为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提供更加有力的司法保障和高质量的司法服务。

  漫画/高岳   【编辑:房家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