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患者生活更有质量(大健康观察·聚焦人文科室建设⑧)

发布时间:2024-05-27 13:58:59 来源: sp20240527

  “康复就是扫去患者心中的阴霾。”这是北京小汤山医院天坛小汤山康复中心康复医师肖娟的感悟。

  从读硕士研究生开始工作到现在,肖娟把近9年的时光献给了康复工作。这些年,她轮转了PT(物理疗法)、OT(作业疗法)、ST(言语疗法)、理疗等康复治疗室,为患者做过大量康复治疗。

  什么是康复?康复的意义是什么?肖娟工作中始终在思考这些问题。过去人们觉得康复就是看护、照顾,没什么技术含量,现在慢慢认识到康复是一门科学。事实上,康复做得好,能显著减少后遗症,大大减轻患者的痛苦,让患者的生活更有质量、更有尊严。这是肖娟的看法,也是北京小汤山医院天坛小汤山康复中心医护人员的共识。

  2021年9月1日,北京天坛医院和北京小汤山医院在北京小汤山医院共同成立天坛小汤山康复中心(简称“天山康复中心”),以神经康复为特色,集康复医疗、教学、科研、转化及培训为一体的高水平、高层次康复医学平台。

  “医学人文在整个医疗活动当中都要完全落实。尤其在康复过程中,怎么尊重患者,怎么关爱患者,怎么最大程度地重视患者,这是一种文化,而这种文化并非一个人就能做成,也非一朝一夕能做好。”北京小汤山医院院长姜悦说,“小汤山医院特别是天山康复中心接诊的患者,大部分是神经康复的患者,多存在肢体功能障碍。我们把人文关怀贯穿在整个医疗实践过程中,通过一系列举措最大程度去改善他们的功能,最终目的是让这些患者能够回归到家庭,回归到生活,回归到工作。”

  康复患者尤其需要人文关怀

  秦凤(化名)60多岁,因为脑梗死2周、左侧偏瘫来到了天山康复中心。“据她老伴介绍,秦阿姨性格敏感,这次生病以后受了很大刺激,每天以泪洗面,无法接受目前的状态,坐不稳,也走不了路,感觉自己是家里的累赘、负担,不愿意来做康复治疗,不愿吃药,觉得活着没有什么意义了。”肖娟回忆起一件让她难忘的事。

  作为主管大夫,肖娟不愿意看见秦凤继续消沉下去,除了为她安排常规康复治疗以外,还安排了心理治疗师进行心理治疗,并辅助药物治疗。

  “秦阿姨刚来那两周,我每天都会去看望她几次,每次都向她详细解释脑梗死这个疾病的病因、治疗及预防,以及应该如何进行康复治疗才能达到预期效果,来增强她战胜疾病的信心。”肖娟说,秦凤经过几天的康复训练后,逐渐能够坐稳了。

  看到自己的进步,秦凤的情绪也慢慢好了起来,伤心流泪的次数越来越少,康复治疗也配合得越来越好了。“秦阿姨告诉我,每天有这么多老师帮她做康复治疗,还有心理医生陪她唠嗑,她感觉到了大家的重视和关心,觉得没有理由继续消沉下去,要好好训练,不让家人担心,也不辜负我们对她的期望。”肖娟说。

  经过一个月的康复治疗,秦凤可以独自站立了,还能在他人搀扶下走几步路,有了明显的进步。又经过两个月的治疗,她可以自己行走100米以上了。“往后的日子里,阿姨见到我就笑,再没了愁眉苦脸,生活也逐渐恢复了正常。”肖娟说,“康复治疗的核心在于主动运动,被动运动康复可以维持关节活动度、预防深静脉血栓、预防心肺功能等并发症,但是想让功能障碍得到进一步提升,必须调动患者的主观能动性。”

  天山康复中心主要收治脑梗死、脑出血、脑外伤、脑肿瘤术后等中枢神经系统疾病所致的运动、认知、言语和吞咽等功能障碍的患者,同时收治帕金森病、格林-巴利综合征、多发性硬化、脊髓炎、多系统萎缩、痴呆等多种神经系统退行性及免疫性疾病,以及膝、髋关节置换术后、颈腰椎病等骨科疾病的康复治疗。

  “康复患者尤其需要人文关怀。”北京小汤山医院副院长康晓平说,“因为很多脑梗或者卒中患者,发病前一天还正常上班,第二天偏瘫了,心理打击特别大,对家庭的打击也特别大。因此,我们以患者为中心,不断提升人文服务,帮助他们从心理上走出阴霾,积极康复。”

  康复是治疗的一部分

  “京畿左翼,小汤山,一脉温泉无色。广厦万间新建立,引入玉池清澈。冬日疑春,朔风孕暖,溪内游龟鳖。华清何似?令人高下难说……”郭沫若在《念奴娇·小汤山》中如此描写小汤山的冬日美景。记者日前在小汤山医院漫步时得到的感受,如出一辙。

  小汤山医院占地600余亩,整个院区1/3为苏州园林式设计。小桥优雅,水塘凝碧,树木成林,亭台楼阁错落其中,堪称佳境,故而成为明清两代温泉行宫。

  “小汤山医院的环境,春夏秋冬都有不同的美。康复患者身处其中,会得到身心的愉悦。对此,我们把优美的环境和康复工作进行了最大程度的结合。”康晓平说。

  为美景、汤泉环绕的天山康复中心,治疗室总面积达1000余平方米,设有PT、OT、ST、理疗、中医、水疗等康复治疗及训练中心。中心主任由北京天坛医院康复科主任臧大维担任。

  据康晓平介绍,双方医院以“两院一科”模式组成天山康复团队,汇聚神经康复及相关学科优秀人才80余人,是一支技术能力过硬、学历层次较高、梯队设置合理的康复专业技术团队。

  “康复是治疗的一部分。对于疾病,首先是预防,如果疾病发作,急性期一般是一周到两周,之后就是康复阶段,一般是一到两个月。第四个阶段是康护,第五个阶段是康养,最后是居家。基本就这么6个阶段。”臧大维说,天山康复中心聚焦第三阶段,开展特色康复医疗。

  具体技术方面,从超声引导下肉毒毒素注射、球囊扩张术、脑机接口,到高低频经颅磁刺激、经颅直流电刺激,再到下肢外骨骼机器人、等速肌力评定与训练、步态评估及训练、姿势评估及训练技术等,一应俱全,覆盖了各种康复场景。

  钱方(化名)就是这些康复技术的受益者。

  70多岁的钱方因为脑梗死、右侧偏瘫住进了小汤山医院。“钱叔叔长期患有高血压,血压控制不好,脑白质变性很严重,还有中度脑萎缩,存在很大的认知功能问题。左边肢体的运动功能也很差,不能站立,也不能自己进食,总是一副很严肃的表情,医学上称为‘面具脸’。”肖娟说,“他入院后,我作为主管大夫为其安排了运动训练、理疗和认知功能训练。”

  由于钱方的认知功能很差,不能理解指令动作,不能配合主动康复运动,虽然治疗师总是不厌其烦地示范、讲解,配合他进行一些传统的被动康复治疗,比如康复踏车(被动模式)、站床等,但治疗效果并不理想。

  经过重新评估,中心为他重新制定了治疗计划,安排了重复经颅磁刺激治疗,刺激部位在双侧额叶,以此改善钱方的认知和运动功能。

  “经过3次重复经颅磁刺激治疗,奇迹出现了,钱叔叔可以自己用右手吃饭了,吃饭时间也比之前明显缩短了。去治疗室做康复治疗的时候,他也能主动配合治疗,主观能动性有了明显改善。经过大概两个月的治疗,他能在他人搀扶下走路,逐步好转后出院。”肖娟说。

  鼓励医务人员书写平行病历

  近年来,我国康复治疗技术取得了飞速发展,但仍有一部分人群未意识到康复训练的重要性,过度依赖药物治疗,有的甚至拒绝接受康复训练,尤其功能障碍严重的患者。

  “这样的患者往往处于焦虑抑郁状态,不接受现在的结果,对未来没有什么信心。所以我们一方面抓紧治疗恢复,另一方面鼓励患者增进信心,如果患者不配合的话,可能很多的治疗运行不了。”臧大维说,“我们作为医务人员,更多地要倾听这些患者的故事,学会换位思考,要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了解他们,才能够对症地去处理他们的问题。”

  对此,天山康复中心从多方面入手,为患者营造舒心、温馨的环境。“我们提供各种辅助服务,比如公共轮椅、扫码点餐,还有志愿者提供理发、陪读等服务。”康晓平说,“医院院区比较大,不同诊疗区相距较远,为减少患者步行,我们提供摆渡车服务。”

  为了更好地与患者共情,天山康复中心鼓励医务人员书写平行病历。“让他们注意倾听患者的感受,来审视自己在整个医疗服务当中还存在哪些问题,这样能够增强他们职业的荣誉感,缓解倦怠。”康晓平说,“很多患者出院了,我们的康复治疗师还跟其保持联系,指导居家康养的注意事项等。”

  “为患者服务,解决他们的身心障碍。我想,这就是我作为康复医师而存在的意义。”肖娟说。

  天山康复中心的运作效果,为后续其他科室的合作提供了经验和借鉴。“小汤山医院还将与北京积水潭医院、北京儿童医院以及北京中医医院等其他市属医院继续在骨科康复、儿童康复、中医康复等领域开展紧密医疗合作,进一步提高小汤山康复医学平台的综合实力。”姜悦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将持续加强人文关怀,增强患者就医获得感,把康复医学推向新的发展水平。”

  熊 建(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编辑:叶攀】